文明之路(四)香料世家

2012-05-09

位于欧亚大陆交汇处的伊斯坦布尔被称作东方的结束与西方的开始,自古以来,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就是东西方贸易的要道。

  从东方远道而来的商船在这里停靠,卸下丝绸、瓷器和香料等货物,等待从欧洲而来的采购商。

  当车队驶过金角湾跨海大桥时,我们知道,欧罗巴正向我们迎面而来。

  伊斯坦布尔的欧洲部分正是这座城的老城区,我们听说,当年贩卖香料的市场不仅保存完好,而且今天还仍旧有着繁忙的香料生意,这一下勾起了我们的兴趣,很想知道今天的香料市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香料市场就位于金角湾码头附近,这座建于1664年的香料市场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今天这里还在销售来自东南亚甚至中国的香料。

  整个香料市场大约有80多个商铺,我们听说这里经营时间最久的一家香料店,大概有60多年的历史,在当地翻译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这家香料店。

  这家店主人托普契的父亲麦哈麦特·埃民·拜热穆鲁,1948年他从部队退伍后来到伊斯坦布尔,当时的香料市场,大多是犹太人和希腊人在经营,托普契的父亲拜热穆鲁先是在一家香料店当学徒,几年之后,他自己也开起了一家店铺。

  从60年前他的爸爸是服兵役之后,到这个香料市场之后,他就在一个卖香料的商店里面开始工作了,之后就慢慢慢慢开始赚钱,赚钱完了之后他自己开了一个商店,就卖香料已经有60年了。

  1993年在这儿是发生了一个火灾,就是100多个商店都烧掉了,当初下面的那个商店你们来的那边是没有维修过那个地方。

  他老爸的那个商店就是那颗树的那边,就是他老爸的那个商店,有14年的前的事情。他老爸可能有比较大一个商店,它这个地方是属于名胜古迹,所有他没法商店因为有400年历史了,所以没有维修过,没有负修。只能就做个工程,就是这个窟墟的工程是国家做的,虽然不可能做了,因为它一个历史长了。

  新清真寺就位于香料市场的旁边,当年为了纪念苏丹萨林姆二世的妻子——萨菲耶皇后,建造了这座新清真寺。新清真寺建成于1663年,只比香料市场早了一年。而当时建造这座清真寺的大部分资金都是来自香料贸易的税收。

  香料生意曾经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给奥斯曼土耳其带来巨额的贸易利润。提起“香料”,它绝不仅仅是指今天我们在餐桌上、厨房里随处可见的胡椒、茴香、肉桂等调味品。

  这是古罗马时期的一只胡椒罐,下面的底盘可打开盛放胡椒,上面则是一位古罗马帝国女皇的塑像。

  这是一只13世纪中期的香料罐,底座是金质的,罐为水晶质地,上面还嵌有红宝石和珍珠。

  在西方世界,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香料这个词背后还包含着稀有、尊贵、甚至诱惑等等在今天人们已经无法想象的丰富内涵。当时,人们甚至干脆就把有钱人称为胡椒袋。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我们在餐桌上触手可及的香料,曾经如此诱人呢?

  要知道在冰箱发明之前,食物的保存是最让人头疼的问题,西方人的饮食以肉类为主,但刚刚宰杀的牲畜如果不马上吃掉,就会变质。我们很难想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古代的欧洲人所食用的肉类很多时候都是不新鲜的。

  直到有一天,有人把胡椒和肉桂放进了肉里,这不仅能让保质期大大延长,而且它们散发出的美妙味道,让人胃口大开。

  欧洲人的舌头一旦沾上了香料,他们的大脑中就对这种味道产生了深刻的记忆,但糟糕的是,他们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些给食物施魔法的精灵。

  印度古里,胡椒的原产地。胡椒是一种藤生植物,当胡椒还是绿色时,人们把它采摘下来,晒干,就是黑胡椒,如果等胡椒变成红色再采摘,晒干后就是白胡椒。

  这是中世纪的欧洲人绘制的收获胡椒的场景,在他们的脑海中,胡椒就像樱桃一样,是生长在树上的。

  欧洲人强烈的渴望着这种诱人的调味品,但是埃及人却严格保守着香料产地的秘密。

  就这样,在漫长的中世纪里,印度尼西亚的香料,被当地人采集运往市场后,先被阿拉伯人买下,用独木舟运到马六甲,沿印度海岸运到霍尔木兹或亚丁,再由埃及的骆驼队穿越沙漠,运到尼罗河口,威尼斯商人等候在这里,用商船将香料运过地中海,在最后到达顾客手里的时候,这些香料至少经过一打以上贪婪的双手。  

  托普契在大学学的是机械工程,毕业后他先在海军服了三年兵役,之后成为了一名工程师。

  托普契告诉我们,当时,土耳其正在全面向欧洲学习现代化的科学技术,因此工程师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而经营香料则被人看作落伍,甚至没有地位。

  当托普契的工程师生涯开始还不到八个月,父亲的香料店也已经具备了一定规模,急缺人手。虽然不太情愿,托普契最终还是决定先放下自己热爱的工程师职业,和父亲拜热穆鲁一起经营上了香料生意。

  托普契的朋友哈里斯?叶尼皮纳尔对香料的历史很有研究,他为我们回答了香料市场又叫埃及市场的原因。

  早先,在奥斯曼土耳其时代,这里卖的香料是来自埃及人的,阿拉伯人将香料转给埃及人,但是通过战争,土耳其人从埃及人那里夺取了香料,所以这个市场又叫埃及市场。

  从8世纪开始,欧洲人一直是从埃及人手里购买香料的。据统计,在印度,不到3杜卡的胡椒到了开罗已经涨到68杜卡,而到达威尼斯,已经是150杜卡。埃及每年由于香料过境收取的税收则高达数十万杜卡。

  但是到了14世纪,情况有了转变。在小亚细亚一个叫做奥斯曼土耳其的部落渐渐强大起来。

  土耳其人就是在那个丝绸之路,或香料之路上,他们发明了一个新的,土耳其式的一个国家的概念,国家结构。为什么他们修建那些商旅馆呢?他们为了把那个香料之路,和丝绸之路控制下来,把那个结构就肯定在香料之路,或者是丝绸之路,或者是做生意之路上,这样就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家。  

  这里是安卡拉西北一百多公里一个叫做贝伊帕扎勒的小镇,这里同时也是古代香料之路和丝绸之路的重镇,在这个小镇上,我们今天仍旧能够看到当年专门为运送货物的商队开设的旅馆。

  还是在奥斯曼帝国建立之前,土耳其人为了保护商业利益,就在商旅馆周边布兵。这样,每一百公里一处的商旅馆,其实将土耳其的军事实力连接在了一起,正是靠这样的军事布局,原本弱小的土耳其人在阿拉伯统治逐渐衰落的13世纪渐渐强大起来。

  当时在小亚细亚有很多的小国家,其中的奥斯曼帝国,也是最小最弱之一,但是他那个占的地方,是战略很高的,就是丝绸之路香料之路上,最重要的地方,在地中海和黑海中间,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但是后来他们发展的非常快,然后变成了一个世界性的大帝国,是跟那个丝绸和香料的贸易有密接关系的。  

  就这样,依靠香料和丝绸贸易,14世纪的时候,奥斯曼土耳其渐渐强大起来,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率领17万大军、300多艘战舰,分水陆两路对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发起进攻。

  5月29日,土耳其人攻破东罗马城门,突入君士坦丁堡,杀死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然后又在城里劫掠烧杀三天,将千年古城化为一片瓦砾。

  奥斯曼帝国占领居士坦丁堡后,将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意为“伊斯兰教的城市”,并做为自己的国都。

  奥斯曼土耳其人,就把那个伊斯兰教国家,包括当时的伊朗、埃及控制下来。后来完全控制了香料的生意。

  16世纪上半叶,奥斯曼帝国达到极盛,它先后侵入伊朗,占领埃及、叙利亚、巴勒斯坦,攻陷当时属于匈牙利的贝尔格莱德和布达,兵临维也纳,成为历史上又一个地跨亚、非、欧的大帝国。

  在这一阶段,土耳其人从埃及人那里不仅掠夺了大量的香料,同时将整个香料生意都夺取了过来,这也就是这座有着400多年历史的香料市场又叫埃及市场的原因。

  托普契决定将单纯的香料买卖改为原材料加工之后再卖给欧洲来的采购商。不久,他开起了第一个加工厂,这在当时整个香料市场都是不多见的。

  现在托普契位于伊斯坦布尔郊外100多公里的加工厂占地7400平方米,有30个人员,这样的规模在整个土耳其香料界也是一流的。

  1453年,东罗马帝国首府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的时候,欧洲人从此不能再向他们的前辈那样从埃及人那里获取香料,而土耳其人横亘在印度洋和地中海之间,与善于经营的阿拉伯人不同,土耳其人完全阻断了香料贸易。欧洲人必须找到一条新的贸易路线,直接从香料群岛那里获得香料的资源。  

  从这时起,西方世界开始了长达一个世纪的航海探索,这其中哥伦布把美洲错误的当成香料产地印度,6年之后达·伽马首次绕过好望角驶向印度洋,而麦哲伦则在环球航行途中丧掉了性命。

  直到1522年,麦哲伦的船队终于从东方满载瓷器、黄金和香料回到了出发地西班牙,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环球航行至此,世界的轮廓基本已经被勾划出来。而最初撬动人类发现世界的,其实正是这些今天再平常不过的香料。

  就在麦哲伦船队首次完成环球航行后的一个多世纪里,土耳其仍旧继续控制着绝大多数的香料生意。

  但是历史的车轮毕竟是不可挽回的,17世纪,虽然在土耳其境内仍旧有骆驼队按照以往的路线运送香料,但是,香料已经渐渐失去了它昔日的光辉。而在欧洲大踏步的迈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奥斯曼土耳其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

  1922年,凯末尔在整个国家实行改革,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从此,这个伊斯兰国家开始了全面向欧洲学习的过程。凯末尔将文字由阿拉伯字母改为拉丁字母,妇女禁止带面纱,政教分离,禁止一夫多妻,土耳其逐渐成为世界上最为先进和西方化的伊斯兰教国家。

  此时尽管香料不再有以往诱人的魅力,但它作为土耳其人的传统经营项目,一直延续到今天。

  香料只能做为调味而卖,其他作用的卖植物是官方禁止的,抓药的人不能跟客户说,这个植物可以治病,这是被禁止的。85年的共和时代一直是这样。

  伊斯坦布尔现在有一些年轻人不太了解那个香料,打个比方就是他知道用香料怎么治他的,比如说他头疼他喝一点柠檬或者一点香料,他就头疼就没有了,但是年轻人都是去买那个药。

  他们管它叫作老太太,就是不太可靠的,不太科学的叫老太太,他说很多人就是把那个香料当成那个就是没有用的,不科学的。当然他的看法不一样。

  土耳其西方化的过程中,对香料也有了新的界定,那就是原来土耳其人治病时所依赖的香料逐渐被西药取代,药用香料退出了香料市场。那么,今天在伊斯坦布尔,药用香料是否就彻底在人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了呢?

  我们听说伊斯坦布尔有一家植物研究所,专门研究香料的药用价值,我们走访了这里。

  这种植物药和跟那种化学西药有什么更多的区别呢?

  20世纪开始,西药开始被土耳其人接受,西药的每一个化学成分能够称量,能做统计,所以这种医学方式,到现在还是被土耳其人广泛使用,但是最近这些年,因为西药的副作用渐渐被关注,人们发现医学植物则副作用较小,于是医学植物开始重新受到重视。

  在这家药用植物研究所里,培育着上百种的草药,研究人员正试图通过科学的方法证实草药的药用价值,恢复草药在香料中原有的地位。

  今天,香料不再像古代那样,是一种奢华生活、权力财富的象征,人们也再不会为香料去发动战争。但是土耳其人仍旧热爱着香料,香料已经融入了土耳其人的生活,更融入了他们的血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