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路(三)土耳其浴

2012-05-09

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大大小小的喷泉和洗手池随处可见。水花泛起的涟漪为这座古城增添了无限的灵动。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土耳其人对水的那份特殊情结。由他们创造出来的土耳其浴风靡世界。甚至有很多人是因为这种洗浴方式才开始知道土耳其这个国家的。

  据说奥斯曼帝国时期,土耳其浴室遍及伊斯坦布尔全城,有人形容它的数量之多就如同今天的加油站一样无处不在。

  在圣索菲亚教堂前的广场上,两座标志性建筑——圣索菲亚大教堂和蓝色清真寺——遥遥相对,昭示着这座城市悠久的历史。这里从拜占庭时代就是城市的中心,在1453年以后同样成为了帝国首都的核心区。奥斯曼苏丹的皇宫与这里近在咫尺,这里在数百年间曾是奥斯曼帝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然而,就是在如此重要的一个地方,我们却发现了一座规模庞大的浴室建筑。为什么土耳其人要把浴室建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它究竟是一座怎样的浴室呢?原汁原味的土耳其浴究竟是怎样一种洗浴方式呢?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座以苏丹皇后名字命名的浴室由建筑大师希南设计,建成于450多年前的1556年。当时,圣索菲亚教堂已被改为皇家御用的清真寺。这座比邻而建的浴室,就是为了便于皇室成员参加礼拜时使用。

  走进浴室,让我们颇感意外的是浴室四周到处悬挂着的是些色彩艳丽的土耳其地毯,昔日的皇家浴室今日为何是如此景象?看出了我们的疑虑,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所地毯博物馆。尽管多少有些遗憾,但是高大开阔的厅堂,光线柔和而又温暖的空间,特别是从雕刻精美的喷泉中涌出的泉水,还是印证了我们脑海中对于土耳其浴室奢华的想象。

  按照传统的洗浴方式,来洗澡的客人会在这里换衣服,也可以在洗澡完毕之后,躺在小房间里休息一下。做为入门的第一个区域,这里的温度大概在20到25摄氏度之间,是整个浴室温度最低的地方。

  浴室大厅里每个小房间下面的这个拱形鞋柜,在橙色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雅致,这个细微之处的发现,让我们又一次感受到了这座皇家浴室的精美。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就区域功能来讲,这里是进入相对高温的洗浴大厅前,暖和身体的地方。这个过渡性的温热环境,可以让人的身体有一个逐渐适应高温的过程,而不必担心突然受到热气的刺激。这种细致入微的安排,充分体现出了传统土耳其浴里所蕴含的科学道理。

  在中央大厅的四周,还有几座小门通向几个有水池的房间。人们在这里冲水,洗干净身体之后,就可以来到中央大厅里,开始享受真正的蒸气浴了。

  大厅正中,有一块高约40厘米、直径大约5米的六边形石台,现在上面铺满了地毯。

  想像着四五十度的高温下待在这样的环境里,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大汗淋漓。可是,看了一圈儿下来,我们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加热设施。那么,当年热气腾腾的土耳其浴室里究竟是靠什么来加热保温的呢?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1988年这里进行了大规模维修,更换了石台上所有的大理石台面。但人们还是十分小心地保留了它原有的纹饰,使我们今天仍然能够看到浴室最初的样子。

  曾经有一位阿拉伯诗人用这样的诗句形容土耳其浴室里温度的变化:“这里有冬天的清凉,夏日的炎热,秋天的甜美和春天的微笑。”带着韵律的语言细腻地描绘出了浴室中温度变化带给人们的美妙感觉。虽然仅仅是寻找了一遍浴室里的结构,我们却也能够感受到土耳其浴室带给人们的那份舒适。

  在男部浴室的最后一个区域内,本该封闭的空间里,我们意外地又发现了一道小门。这又是通向哪里的呢?

  原来这个通向女部的小门是浴室改做博物馆之后才打开的通道。在古代,男部和女部之间并不相通。而且女宾在入浴的时候,也和男宾一样需要在身体上裹上一种叫做培西塔马尔的彩色条纹毛巾。任何人都是不可以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浴室里的,更不存在男女同浴的情况。

  从这个后来打通的过道走过去,就直接到达了女部浴室最热的地方。指着头顶上的圆形拱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女部的结构和男部惟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女部的圆形拱顶要低一些、小一些。这是因为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女性的社会地位普遍低于男性,于是在建筑上就有了这样细微的差别。

  从胡雷米苏丹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我们对于土耳其浴的了解加深了许多。它不再仅仅是一种洗浴的方式,更代表着土耳其人对于生活的独特看法。但是,令我们不解的是,设备如此完善和豪华的皇家浴室为什么不再继续使用而另作他用了?

  在伊斯坦布尔老城区的一条小街上,一块标有“浴室”字样的牌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然而紧锁的大门却表明,这里并没有营业。同行的翻译秦脉告诉我们,这是一家已经停业很久的浴室。在伊斯坦布尔,类似这样的废弃浴室有很多很多。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有另外一间浴室,虽然还在营业,但也是门庭冷落、生意萧条。这样的状况让我们感到颇为意外。难道鼎鼎有名的土耳其浴在它的发祥地竟已是辉煌不再了吗?

  在米玛希南艺术大学,我们拜访了一位对土耳其浴颇有研究的青年学者——人文学院的助理教授努利·斯其根老师。

  斯其根老师告诉我们,土耳其浴的形成其实是不同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碰撞的产物。

  作为一个马背上的民族,早期的土耳其人生活在中亚、西亚一带。在游牧过程中,当时的人们已经开始使用专门的帐篷用于洗澡了。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日后的土耳其浴室都采用穹顶的形状——这也许是对那段久远历史的一种记忆吧。

  当土耳其人游牧到小亚细亚半岛以后,他们开始接触当地的一些文化生活习俗。当时统治这里的是在文化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东罗马帝国。罗马人爱洗澡的习惯很快便被爱清洁的土耳其人所接受。

  如果说,因为清洁身体的需要和良好的卫生习惯催生了土耳其浴室的产生,那么,土耳其人把洗浴最终演变为一种文化,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1453年土耳其人攻占了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留下的罗马浴室,立刻变成了爱干净的土耳其人洗浴的场所。土耳其人基于对水的崇尚之情,将罗马人使用过的大理石浴室与穆斯林的净身习惯相融合,形成了一种新的洗浴方式。于是,土耳其浴出现了。它是土耳其民族在不断地吸收融合其他各民族文化、宗教之后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洗浴方式。

  在奥斯曼帝国最为兴盛的时期,伊斯坦布尔全城遍布浴室。去浴室洗澡成了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极为普遍的休闲娱乐方式。

  但是,做为奥斯曼帝国的一种传统洗浴方式,它又是怎样风靡世界的呢?

  到了18世纪末,在法国大革命的冲击下,革命政府向民众发出号召,力倡卫生沐浴。在此推动下,巴黎、伦敦等地陆续迎来了“卫生时代”。 而此时,正值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商贸十字军”大肆东进之际。他们以武力强行打开了中东和远东各国的口岸,在炮艇外交中全面推进口了东方的土耳其浴,从而使土耳其浴风靡欧洲。此后,法国古典主义画派大师安格尔的一幅《土耳其浴室》,更使得土耳其浴室和土耳其浴闻名世界。

  根据一项并不完全的统计,十六世纪伊斯坦布尔的城市居民数量超过20万,每天浴室和日常居民用水就达到了4350立方米。对于这座海峡边的城市来说,如此巨大的淡水需求量他们究竟是如何解决的呢?

  当我们把心中的疑惑告诉给斯其根老师时,他告诉我们,这个问题其实在拜占庭帝国时代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在今天的伊斯坦布尔,仍然保存着很多拜占庭时期留下来的高架饮水渠和水库,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法提区的瓦朗斯水渠和位于圣索菲亚教堂前的耶莱巴坦地下水宫。而奥斯曼帝国时代伊斯坦布尔的水,则大多来自于城市西北方向三十公里的哈乐卡乐湖。

  正是这样的原因,土耳其浴室慢慢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起来。在重大节日之前,土耳其人都要全家出动到浴室里洗澡。而由此衍生出来的各种洗浴名目数不胜数。比如“新娘浴”,就是结婚头一天新娘要到浴室里去洗澡;“40天浴”则是庆祝婴儿出生第四十天,类似我们的满月酒;还有亲人去世20天之后所有亲戚一起洗的“擦干眼泪浴”和愿望实现以后的“还愿浴”等等。

  位于伊斯坦布尔老城区苏莱曼尼亚清真寺附近的切姆贝里塔希浴室始建于十六世纪。它是苏丹穆拉特三世的母亲授意建造的又一座皇室浴室。

  据介绍,从1584年建成到现在的四百多年间,这间浴室从来没有停止过营业,也没有进行过现代化的装修。这让切姆贝里塔希(Cemberlitas)浴室自然而然地拥有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慢慢地,这里成为了伊斯坦布尔最负盛名的土耳其浴室。

  2001年功夫巨星成龙拍摄电影《特务迷城》时,一场激烈的打斗戏也是在这里完成的。

  走进浴室大厅,我们看到,眼前的切姆贝里塔希(Cemberlitas)浴室由于大量地采用了木制材料,显得古朴而凝重,它在一块块儿五颜六色、极具土耳其特色的浴巾的点缀下变的温馨、生动起来。

  得知我们是从中国远道而来的摄制组,浴室老板穆罕默德·贝拉克先生放下手中的工作陪同我们一起来到了大厅,并应我们的要求打开了一间更衣室。贝拉克先生告诉我们,这里所有房间的陈设都是一模一样的,格局也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在历经了四百多年之后,它们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样子,在这里,时间好像停住了脚步。

  在征得浴室老板的同意之后,翻译秦脉答应协助我们完成一次土耳其浴的拍摄工作,好让中国观众有机会一睹正宗土耳其浴的全过程。

  按照规矩,洗浴的客人必须用毛巾将身体包裹起来,才可以进入浴室。即使冲水的时候也不例外。

  在用温水将全身淋湿之后,客人就可以平躺在半米多高的、热乎乎的“肚石头”上。 “肚石头”从它的边缘到中心,温度是越来越高的,客人可以通过调整不同的位置来选择适合自己的温度。

  在每家正宗的土耳其浴室里,都会有一些职业按摩师,他们在客人享受完“肚石头”上的热蒸后,会为客人们提供手法独到的按摩服务。通常他们会用大手,用力地在客人身上推、拿、揉、按,有些姿势颇似高难的瑜珈动作,这样用不了几分钟,客人的皮肤就开始泛红。这时,按摩师会突然把冷水浇在客人身上,而客人也会因为血管的突然闭合与打开,感到神清气爽。

  在享受过一番这样的“折腾”之后,按摩师会把客人带到水池边,用一种混合有土耳其传统香料的浴液给客人洗头、洗身体。最后,当按摩师用水将客人身上的泡沫全部冲洗干净之后,历时近一个半小时的土耳其浴也就宣告结束了。

  秦脉出来的时候告诉我们,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舒服的洗澡过程了。随着城市的发展,如今的土耳其几乎家家户户都拥有了热水器,由于生活方式的改变,去浴室集体洗澡的人也越来越少了。现在土耳其浴室的数量已经由原来的四百多家减少到了现在的五十多家,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变成了外国朋友来伊斯坦布尔旅游的一个景点。

  贝拉克先生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资料,他告诉我们,虽然目前来浴室洗澡的本地人越来越少了,他仍然为自己能够成为切姆贝里塔希浴室的经营者而感到十分荣幸。在他看来,自己的这间浴室就是土耳其洗浴文化的一个窗口。

  在即将结束拍摄时,贝拉克先生告诉我们,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浴室的外立面进行保护性维修,等工程完工之后,切姆贝里塔希浴室的风采将可以得到更好地展现。

  对于很多土耳其家庭来说,现代化的生活条件让浴室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

  当一种习俗变的需要人们刻意去保留的时候,说明它已经和人们的实际生活有所距离。然而,我们仍然希望那浴室上空吹出来的薄雾,可以时常在伊斯坦布尔的上空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