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路(一)走进地中海

2012-05-09

在亚、欧、非三大洲之间,有一片宛如水槽的海域,有人戏称它为“上帝遗忘在人间的脚盆”。

由犹太教派生出的基督教,以及后来的伊斯兰教曾在这片海域中生根发芽。

早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埃及文明;以克里特岛为代表的爱琴文明;以马耳他为代表的巨石文明;面向海洋的腓尼基人、迦太基人;纵横于西亚的赫梯人、波斯人;还有将民主思想留给世人的希腊人和开创了一个地中海时代的罗马人也先后出现在这里。

这个“脚盆”不仅是欧洲文明的发祥地,更是古代诸多文明演绎的舞台。

这片蔚蓝的海域,就是地中海。

遥远的古代,我们的祖先曾隔海远眺,想象着海洋对岸的世界。是什么促使人们打通了东西方之间沟通的渠道?又是什么使得诸多不同的文明在这片海域中交织共进的呢?

走近地中海,我们从寻找它文明的源头起航。

通过地图你会发现,除了马耳他、塞浦路斯两个岛国外,地中海被西班牙、法国、摩纳哥、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阿尔巴尼亚、希腊、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共22个国家包围着。

不管是古埃及的金字塔,还是强权的罗马帝国,或者是发现新大陆的西班牙船队,他们都是地中海文明的重要标志,但是他们却都不曾撼动要撬动地球的希腊在地中海的位置。

绝大多数人认为爱琴海南端的克里特岛是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可是,在与它遥遥相望的另一个岛屿,却传来了质疑的声音。

有人说,处于地中海心脏位置的马耳他,才是地中海文明的起源地。如果从地图上只看面积,316平方公里的小岛国很容易被人忽略,然而它偏偏处在地中海心脏这个最重要的位置,难道关于文明起源的说法,仅仅是依据偶然的地理巧合吗?

我们带着和专家学者同样的疑问,前往马耳他巨石神庙寻找答案。考古学家高温·维拉先生告诉我们,这些石头建筑是5000多年前建造的,比埃及的金字塔还要古老,可以说,他们正是地中海心脏的起搏器。

5000多年前,这里将会是一番怎样的繁忙景象?一块块巨大的石头被运抵最终的目的地,堆砌出先于金字塔800多年的文明奇迹。而创造这一奇迹的人究竟是谁?他们又是来自于何方呢?

据说考古学家在阿达兰山洞里最古老的土层中发现的原始工具、动物骨骼与西西里岛的完全一样,于是一种猜测应运而生。很可能,马耳他在25万年前是与今天的欧洲大陆相连接的。

地壳运动学说绘制了马耳他文明来源的脉络,而我们也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设想:在那次浩大的地壳运动中,316平方公里的马耳他漂移到了地中海的中心,而另外8200多平方公里,则在爱琴海海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发展成为今天人们公认的地中海文明发源地之一:希腊克里特岛。

三千年前,盲人荷马曾经在史诗里这样描绘传说中的克里特岛:远处深蓝色的大海上,有一个名叫克里特的大岛屿。岛屿四周伴有海浪的冲刷,富饶而美丽。那里人口稠密,有九十座城镇,其中最大的一座叫克诺索斯。

克诺索斯王宫是希腊克里特米诺斯文化的象征,是当时米诺斯王朝最繁华的首府。按照地壳说法推算,在这里爱琴海上称雄的克里特人,与建造马耳他巨石神庙的人们,应该是同一个祖先。那么,今天,在这座美丽的岛屿之上我们有可能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吗?

克里特米诺斯人的身份至今还是个谜,不过,克诺索斯如同迷宫一样的风采和高超的建造技术,以及优美雅致的艺术形式,都在回答着马耳他巨石神庙的质疑,到底谁才是地中海文明的起源?

如果说马耳他巨石神庙是封闭的文明奇迹,那么克里特克诺索斯王宫则预示了不同的文明进入到了一个重要的交流时期。在旧港口附近,我们发现了一些古老的要塞、海关和货栈遗迹,这里无声地诉说着过去克里特岛航海贸易的辉煌。

当交流的船只到达希腊后,克里特文明便迎来了它的一个新繁荣。从以雅典为中心的发展时期,到亚历山大东征,在与部分东方文明融合之后,古希腊文明逐渐成型,并演变成为欧洲文明的发展源头。

熙来攘往的行人和拥挤喧闹的街头,让现在的雅典有着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的生活节奏。唯有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古代遗址,还时时地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拥有过的辉煌。雅典,这个两千多年前欧洲文明的中心,究竟该如何让今天的人们凭吊?

自由民主制度使希腊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最终它赢得了马拉松战役,打退了波斯人的进攻。希腊人为了向守护神雅典娜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在卫城山上修建一座新的神庙—帕特农神庙。

帕特农神庙是雅典卫城的主体建筑,由于它坐落在卫城山上的最高处,使得你无论在雅典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它。46根粗大的多立克石柱环绕神庙,聪明的工匠采用各种视觉矫正的方式让它们看上去雄浑而不显得笨重。帕特农神庙是希腊全盛时期建筑与雕刻的主要代表,它是古希腊建筑艺术的纪念碑,代表了古希腊建筑艺术的最高成就,因此,被称为“神庙中的神庙”。

这里曾经引领了西方的文明,但却没能阻挡住战火的侵袭,在无数次的战争后,今天的帕特农神庙只剩下了断壁残垣。那尊守护卫城的雅典娜神像,也悄然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但是,由于罗德岛的太阳神赫里欧斯是雅典娜的哥哥,是她和卫城的守护者。因此有人这样说,罗德岛大巨像的消失,是导致卫城失守的主要原因。

世界公认的古世界七大奇迹有两处在埃及,一个是名列榜首的古埃及金字塔,另一个就是亚历山大灯塔。

历经千年的风雨沧桑,古世界七大奇迹如今只有金字塔仍巍然屹立,而亚历山大灯塔则被认为是最后一个消失的奇观。这座当时历时40余年修建的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它又是如何消失的呢?

关于亚历山大灯塔的外观和具体位置,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凿的说法。在古钱币上,在艺术家的作品上,亚历山大灯塔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但我们在一位阿拉伯旅行家的笔记中找到这样一段关于灯塔的记载:灯塔建在三层台阶之上,在它顶端的一间导航室里,白天有一面镜子在反射日光,晚上通过燃烧的火焰引导船只。  

直到1994年,一个考古学队在地中海深处发现了线索,据说那正是亚历山大灯塔的残骸。

越来越多的证据,正在拼凑着亚历山大灯塔的轮廓。

罗马人对于角斗表演的痴迷持续了大约700年的时间,每年在这里都会举行100天左右的角斗活动。

在那个沉迷角斗的时代,角斗场成为了地中海世界的缩影,罗马帝国的帝王几乎把整个世界都当成了斗兽场。罗马几经征战、一度扩张,不仅成为了地中海的霸主,而且一跃成为了地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大帝国。

两百多年前,沿着阿庇亚大道,德国诗人歌德用了32天的时间步行走到了罗马。据说,罗马文物古迹之多使得这位大文豪惊讶不已。但是最让他赞叹的不是罗马,而是一座消失了近千年的城市—庞贝。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突然喷发,庞贝城在两天时间内埋葬在火山灰底下。近千年的时间,人们再也找不到它的任何踪迹,和土耳其的特洛伊城一样,庞贝成为了美丽的传说。直到18世纪,庞贝古城才被偶然发现。

在这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城,我们到底能找到多少关于那段空白历史的答案呢?

随着人们和考古学家不断的修缮和整理,庞贝宽敞的街道,种类齐全的店铺,威严的法庭,精美的绘画雕刻,庞大的竞技场……古城的雄姿得以再次展现,他们无一不在证明着当年庞贝的辉煌也繁荣。

虽然野蛮的扩张和破坏性的战争延缓了局部地区的发展,可是这些战争在遥远的过去,却开拓了人们对地理的认识,促使了不同文明的交流和进步。此时,罗马帝国也把地中海文明展现在了广阔的陆地上,并把它推向了一个从未达到过的高度。

而同一时期能与罗马媲美的,唯有世界东方,另一个同样伟大的帝国——西汉王朝。

由于地理的关系,两个伟大的帝国之间从未有过正面的交往。不过汉武帝两次派张骞出使西域,到达罗马的统治范围内,才让东西方两个帝国,共同拉开了世界文明联通的篇章。

东方人带着交流的渴望,通过这条几乎是世界上最为坚硬、最为难走的古丝绸之路,到达了陌生国度的终点站,而这一切就发生在当年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我们很难想象,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将会是怎样一种情景?

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最大的城市,曾经是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首府,也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终点站。这些小小的皮影虽然远没有丝绸、瓷器的影响大,但在遥远的过去它是人们沟通交流的纽带,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它依然传递着各个国家人民的友谊。

地中海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把土耳其分隔成亚洲和欧洲两部分,使得伊斯坦布尔成为世界唯一一座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城市。圣索非亚大教堂最初是罗马君王君士坦丁修建的,堪称是当时世界上的最大教堂。公元4世纪,君士坦丁颁布了米兰敕令,自此,基督教由受迫害的低层教会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国教。在与罗马帝国政权结合后,逐渐成为了世界上三大宗教之一,有人甚至说,基督教对欧洲的影响已经超越了希腊、罗马文明的本身。

但是,在奥斯曼帝国取代罗马帝国后,圣索非亚大教堂还能一如既往的成为基督徒的圣地吗?

宗教的变迁和建筑风格的变迁,让圣索非亚大教堂呈现出了多元融合的魅力。有人说,建筑师希南通过对圣索非亚的改造,才促使他把伊斯兰教清真寺建筑水平推向了顶峰。那么西南是谁?他的建筑有那些独特之处呢?

在吸收了众多国家建筑的精髓之后,希南在土耳其清真寺建筑上,实现了圆顶模式,在内外部空间,光暗之间都达到了一个很好的和谐。从此,清真寺从一个有着阿拉伯花纹墙壁,狭窄黑暗的小房间,变成了一个艺术与技术相平衡,高贵典雅的圣地。

伊斯坦布尔的清真寺和教堂,如同璀璨的明珠一样,镶嵌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点缀着整个伊斯坦布尔。

公元14世纪至15世纪,意大利文艺空前繁荣,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伽里略等艺术、文化与科学巨匠,通过人文主义歌颂世俗蔑视天堂,肯定“人”是现世生活的创造者和享受者,对人类文化的进步做出了无可比拟的巨大贡献,同时也把整个地中海文明推向了一个新的时代。

沿着梵高的足迹,我们探索着变幻无穷的色彩世界!

随着弗拉明戈的舞步,我们感受着生命的律动!

在毕加索的故乡,我们追忆着天才的童年往事。

曾经有人说过,童年的毕加索不可能成为一个画家。可是作为画者的毕加索一生都辉煌至极。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亲眼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的画家,他一生作品共计37000余件,被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十大画家之首。

我们不禁要问,童年的毕加索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平庸普通的孩子吗?

欧洲的文艺复兴不仅仅只是在艺术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在文学、政治思想,以及自然科学等领域内也都创造出了丰硕的成果。当航海技术经历了一次革命性的飞跃后,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的探险家们开始了一系列的远程航海活动,最终拉开了地理大发现的序幕。

而在这些探险家、旅行家的游记中,出现最多的国家是中国。

人们大多知道古代来自欧洲的旅行家,例如意大利的马可·波罗、明代传教士利玛窦等人。其实,14世纪时,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也曾造访过中国,并且中国古代文明的许多成就,如造纸术和火药等,都是经摩洛哥传至欧洲的。

当中国的指南针拉开了世界舞台的大幕,当欧洲的工业化粉墨登场,我们已经很难计算,有多少粒西方的种子在东方生根发芽,而在西方的土壤中,又有多少来自东方的种子在开花结果。

走近地中海,正在拉开一个新的文明篇章。

下一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