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老师

2015-11-16

对于家风家训,我实在没有自信,自从记事以来,印象中父母似乎从未有过诸如“……孩子,这是我们家风”之类的谆谆教诲。但儿时记忆中点滴往事却深深影响着我,陪伴我成长,激励我前行。

 

在老家,提起我们姐弟三人,乡亲们都会竖起大拇指,夸我们有“出息”,姐姐是村里第一个考上中专跳出“农门”的,我是村里第一个考进公务员队伍的,弟弟是村里出的第一个博士,这在全村,乃至全镇都是不多见的。父母是最好的老师,仔细想来,我们这些所谓的“出息”,与其说是自身努力,不如说是父母言传身教的影响。

 

父亲是“赤脚医生”,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赤脚医生”被尊称为“先生”,当时十里八村提起“刘先生”,大人小孩无人不知。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赤脚医生”的报酬是工分制,无论看的病人多少,报酬都是定额的。父亲医术好,为人也厚道,村里村外的病人都喜欢来找他,印象中,每天晚上到我家来就诊的病人络绎不绝,父亲总是不厌其烦把每个病人处理完才吃饭,从没有半点怨言。深更半夜出诊也是寻常之事,无论寒冬腊月,还是刮风下雨,父亲都是随叫随到,从没有过懈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农村合作医疗放开了,许多乡村医生都自己开诊所发了财,但父亲仍坚持在村集体卫生室工作,并时刻坚守自己的职业底线。印象中,父亲将常用药品价格制成一张表贴在家中的墙上,相当于今天医院里的明码标价。父亲药箱中有一个几乎翻烂的记账本,没有钱的病人可以赊欠,待到秋收后结账,对少数忘记还钱的或是家庭特别困难的,父亲从不主动提起。医者仁心,父亲这一辈子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但他的爱岗敬业、正直善良深深影响着我们。

 

关于母亲,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子,但却特别的勤劳与能干。当时大姨、二姨都嫁在城里,只有母亲在农村,小时候的家里一穷二白,加上三个小孩上学,负担可想而知。父亲是一个好医生、好丈夫,但不是挣钱的好把手。母亲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用柔弱的双肩与父亲共同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家里二十多亩农田已够忙的了,但勤劳的母亲仍抽出时间,在家前屋后开垦一大块菜地,农闲时搞起了副业。最辛苦的是起早带晚去卖菜,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经常一觉醒来,仍然看到母亲在昏黄的罩子灯下择韭菜,然后整齐扎成一把一把。第二天,天麻花亮时骑着笨重的自行车载着蔬菜去镇上卖,很迟才能回来。现在想起,总感觉很心酸与心疼,以至于现在我或姐姐在街头看到拎着菜篮卖菜的老人,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买下她们菜篮中剩下的菜,好让其早点收摊回家。母亲用她的勤劳与付出为我们的成长撑起一片晴空,她对我们,同样也没有语重心长的教诲,但从她身上我学会了隐忍与坚强,无论面对什么艰苦环境,只要辛勤付出,终会有改变。

 

春风如醇酒,著物物不知。淳朴善良的父母用无声的行动激励着我们自强不息、积极进取。姐姐中专毕业参加自学考试取得本科学历并成为医院最年轻的主任护师,我也通过努力有幸跨入机关大门成为一名光荣的组工干部,弟弟靠勤工俭学修完学业回国后成为一名大学教授。

 

往事历历,日久弥新。父母只是普通的农民,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殷实的物质财富,却给我们无穷的精神力量。无论我们在什么样的岗位,都会努力做到勤勤恳恳工作,踏踏实实做人,只因为——远方有父母的凝望与期盼。